KTV行业动态

当前位置:糖果派对官方网站 > KTV行业动态 >

甬城KTV行业遭遇“寒冬”老板大喊:快撑不下去

作者: 钱柜娱乐 时间:2019-05-03 来源:未知
摘要:去唱歌吗?一起走吧!最近这句话成了退休工人老张响亮的名片。这不,隔三岔五拖着邻里上KTV,让小区居民不解:怎么越活越潮了?KTV高消费场所怎么成家常便饭了? 受KTV门店租金上...

  “去唱歌吗?一起走吧!”最近这句话成了退休工人老张响亮的“名片”。这不,隔三岔五拖着邻里上KTV,让小区居民不解:怎么越活越潮了?KTV高消费场所怎么成家常便饭了?

  受KTV门店租金上涨、歌曲版权费征收、消费乏力、公款接待减少等影响,辉煌一时的量贩KTV如今“折戟沉沙”,或关门,或低价放水。记者调查,经常空置一半的包厢,让商家伤透了脑筋。

  “下午12:30到5:00,六七个人包厢,价格60元。”“老年朋友办300元卡,消费10次(即10个下午),随带六七个朋友一起嗨不成问题”……记者在甬城天一商圈、海曙、江东等区域的KTV调查发现,KTV如今度日艰难开始降低收费,这也有了老年朋友意外的“福利”。

  “300元消费十次,每个下午30元,喊上五个爱唱爱跳的,四个多小时,不点酒水小吃,人均5元,还有比这更合算的吗?”张老伯经常为这个实惠娱乐点赞,他说老年娱乐丰富了不少。

  “只要是老人,谁都可以过来办卡。”记者联络上了几家推出老年“福利”的KTV。

  KTV,怎么会给老人开这样的福利呢?“都是生意不好惹的祸,空也空着!不如攒个人气。”一家高档KTV的负责人一语道出原由。

  “大夏天的下午,20元/小时,还吸引了一些客人到此小憩。”曾经在天一某KTV工作的营业员告诉记者,就是这样一个黄金地段,也有商家推出了老年“福利”。“事实上这项活动不赚钱,对生意的促动也不大,但老年朋友喜欢。”“宁波一页”一位负责人说。

  “其实,好多量贩KTV的日子都不好过,从团购到低价促销,从不知名的低档KTV,到有品牌影响力的高档KTV,都在尝试转型。选择低价竞争的是一些低档量贩KTV,生意不好赚不到钱,也不想再投入资本装潢,只能走低价路线,在空当时间的价格都是极低的。”记者了解到,宁波百分百等KTV的价格都是以低价影响业界。“与那些倒闭的相比,他们能坚守到现在,已经很了不起了。”一些KTV老板表示。

  “现在各种娱乐方式分流客户,有不少老板入不敷出,压力山大。”天一商圈707KTV的生意不错,近四十个包厢基本坐满,但该店负责人黄伟还是感叹:“累,太累。”

  “我的压力很大,老板的压力更大,老板对我说,你每月亏5万元我还能撑,千万不要亏过10万元。”黄伟说,相比较其他KTV,自己店的生意还不错,加上老板是从前任老板那里低价接手成本少,所以得以“坚守”。

  “各种促销回馈活动经常搞,老客户常捧场,但赢利仍很难。客人少,收费只打八折,都是低价的优质服务。”黄伟说,近两年KTV生意萧条是不争的事实,陆续出现的KTV转让或关店,不少店家事实上都有点“骑虎难下”。

  天一商圈几家KTV,在周五、周六和周日包厢上座率也不足七八成,而周一到周四更是“惨淡”,近一半的包厢空置。

  一家高档量贩KTV的老板说,高档KTV谋转型以价取胜行不通。“房租费、物业费、工人工资、工人住宿费、水电费等,各项费用加起来营业额到110万元才能维持。可事实上,现在每月营业额只有不足100万元。”宁波世贸大厦普乐迪老板易建生苦笑着说,“别说赚钱,当年投入1800万元原计划三年回收,可现在……”

  易建生说,生意不好亏本经营,房东还吵着涨房租,为节省成本只好忍痛辞退共同成长的员工,目前固定员工减少了一半,都用钟点工替代了。

  易建生说,作为这个普乐迪的第一大股东,当初筹来的1000多万资金至今没回报,快撑不住了。

  “摸索着想过很多出路,想过与网咖、电玩、电影等合作,也曾经试水3D、5D电影和团购,都没成功。”易建生感叹,个中滋味难以言说。

  “前几年富茂大酒店开出的蓝色沸点,面积近5000多平方,投资了2000万元,2012年8月28日开业,2013年8月亏本800多万元转让新老板,2014年6月再次求变,划出1600多平方改为海鲜自助餐。”业内一位人士用曾经的“江厦”黄金地段商家转型求生存的案例,来比喻整个行业的现状非常萧条和商家的坚持。

  量贩式KTV从鼎盛到衰减的分水岭在2012年,网咖、影院、互联网、电玩游戏等多种娱乐正面阻击,背面夜总会、会所转型进军KTV,腹背受敌。

  “100%的上座率,有时客人多的时候,等候的队伍从四楼一直排到一楼底楼。”杨佾从事KTV行业多年,对当年盛极一时的现象,至今记忆犹新。“客人刚走,我们卫生还没做好,就有新的客人直接进入包厢,说这个包厢我们要了!”杨佾说,鼎盛时期常出现“一座难求”。“2011年11月11日,光棍节那天,日营业额达到18万元。”杨佾清晰记得那天的“双十一”午夜11:30后还有人排队。

  

  杨佾说,当年一个早班生意就有189批次,而现在早中晚三班才还不过这个数,客人比两年前减了三分之二。“每批次的消费额也大幅度下降,现在平均单批次不足200元。”杨佾分析说,不少商家如履薄冰,巨额投资无法回收,还要承受经营性损失。

  “当年高档消费,如今价格低得掉渣。”鄞州一家KTV的工作人员说,正因为高端KTV打不起价格战,老板情愿亏血本无成本转让,也要找个接盘者续交房租。

  宁波世贸大厦普乐迪的老板易建生,用“揣着钱袋站着进来,出去时躺倒了”来比喻眼下的市场。

  “整合”、“服务”、“价格”,KTV整个行业都在讨论出路。而一些KTV下午时段顾客以退休老人群体为主也是情里之中。“空也是空着,顾客不消费光清唱也比空着合算。”一家低端KTV的老板坦言,而装潢这种事能省则省。

  “美食、影院、相亲、生日宴,都是我们主打的活动,小吃、糕点、炒菜、饮料,还有生日蛋糕和鲜花,我们都尝试。”杨佾说,KTV要活下去必须迎合消费需求拼服务。

  “作为一家全国有100多家连锁企业的品牌店,主要考虑通过整合减少成本,比如拥有自己的酒水公司、物流配送、工程建设,开源节流减少成本,同时创新模块找好的产品求突围。”易建生说,眼下收购、并购现象较多,市场正洗牌中。

  “年轻一代娱乐的事多着呢, KTV已不是首选。”一位70后消费者说,“现在玩的方法多了去!健身房、电玩城,网咖,还有5D、7D电影,自娱自乐玩的唱吧……娱乐方式也越来越丰富多样化,钱袋紧了,消费越来越理性。”这位消费者说:“娱乐休闲也有风口,就看商家跟上没。”

联系我们
Contact
联系我们
我们很想听到您的声音

400电话:400-508-2368

联系电话:010-52866356

公司传真:010-52866356

手机号码:13288242883

客服QQ:1912221439

Email:1912221439@qq.com

地址:北京市昌平区昌平镇15号金牛国际中心C座